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6章 去赢得战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故事就这样了吗?不待观众们放松下来,银幕中又起危机,监控影像出现,“夏洛特”走出公寓楼离去。电脑前的玛丽萨来回地观看这片段,眼神越发下沉,喃喃说:“这不是夏洛特,她走路不是这样的,这不是她……”

    场景一切,阿尔米达和贝琪的医学院生活继续,她们如常地上课,有所变化地过日子。贝琪的低落被她男朋友保罗看出,但她说没什么。阿尔米达则似乎获得了新生,她变得更开朗积极,说话多了,还答应了汤姆的约会邀请。

    两人看了场喜剧电影,整晚都笑得很开心,爱情在萌动。不过当汤姆谈起失踪了的夏洛特,他既不明白,又同情夏洛特的家人,阿尔米达也说不明白,在汤姆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她不太自然。

    只有阿尔米达自己知道怎么回事,以及另一个人。

    监控影像无法确定是或不是,虽然警方认为那就是夏洛特,玛丽萨没有打消怀疑,她自己追查起来,她到医学院找最后见过夏洛特的阿尔米达和贝琪再度询问。三人在校园草地边走边谈,玛丽萨说起这怀疑,两人应对如流,但她有点察觉到不对劲,是贝琪的步姿,跟那个“夏洛特”一模一样,她朝贝琪惊怒的失声:“是你!”

    两人都怔住,玛丽萨怒说:“噢天啊…是你们!你们做了些什么对吗?夏洛特在哪里!?”贝琪顿时有点慌张,“什么?我不知道,我……”玛丽萨更加惊疑。迅速冷静下来的阿尔米达化解了危机,那天晚上夏洛特出去了,她和其他很多目击者都能证明,试问在稍有动静就惊动四周的学生公寓,她们能做什么?

    “玛丽萨,我们很理解你的心情。”阿尔米达安慰起了半信半疑的玛丽萨,“我们也很担心夏洛特。”贝琪这才也出言安慰,微笑中颇有牵强。她们让玛丽萨不要放弃希望,可能夏洛特就是压力太大,和谁一起去公路旅行了,哪天就会回来。

    玛丽萨向两人道了歉,表示刚才她是情绪失控,可是夏洛特去哪里了呢?

    在大海。银幕外的观众们心头默说,看着银幕的紧张度在不断走高,场景一切,阿尔米达和贝琪爆发了冲突。

    “你会害死我们的!”在夜空下的空无别人的海滩边,阿尔米达叱斥贝琪,“你想那女人揪着我们不放吗!?”

    大海显得一片黑暗,像是连接着地狱。贝琪沉默而神色挣扎,阿尔米达继续斥说“她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据,不存在那样的东西,我们根本用不着慌。”她好半晌才说:“我觉得我们走了一条错路……”阿尔米达默静了下,贝琪又讥笑说:“那时候我们该呼救的,那是个意外,我们是准医生,也许她还能抢救回来,现在……”

    “是你说她死了。”阿尔米达的脸色冷沉,“现在我们只能走下去。”

    “那女人不会放弃的……”贝琪轻声说。

    玛丽萨一定还会追查,而且只会越来越不顾一切,她们作为最后目击者,不可能不被纠缠。现在是没事,之后呢?是没有确切的证据,或者说嫌疑都指向贝琪,她乔装出去,她买的福尔马林、电锯等物,她搬的家,她租的游艇。

    “只要你不松口,什么事都没有。”阿尔米达说道。

    正面近景,贝琪面无表情,海风吹动她的金发,她说:“好吧。”

    斜侧全景,两人的身位差着半步,都在望着黑暗的大海,景深的阿尔米达仰了仰头。她们在想什么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影像气氛已经似在酝酿什么,忽然转了场,镜头近距离的平拍着一只正在透明小培养箱内走动的小白鼠,它越走越快、越走越乱,突然就倒下抽搐,吱吱的惨叫声响起。镜头渐渐地拉远,只见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女人站在放培养箱的医用办公桌后面,她的脑袋没有入画,但身形看上去是阿尔米达。

    难道她打算……人性中的阴暗面,让揪起心的观众们都会意这个镜头的暗示。

    玛丽萨向警方提出请求调查阿尔米达和贝琪两人,警官说她们没有嫌疑,让玛丽萨不要因为着急就乱来。

    白天,玛丽萨在医学院教学楼外张望什么,贝琪和其他几个女生见着她就绕路走,她们都又无奈又同情的样子。

    男生公寓,汤姆打电话要约会阿尔米达,她说没空,因为约了贝琪。汤姆被两个宿友取笑他坠入爱河。汤姆承认自己被阿尔米达迷住了,并赞叹了她一番,她是个非常、非常好的女孩。

    入夜,贝琪和阿尔米达站在她租的公寓小阳台边喝啤酒边交谈近一周的情况,虽然玛丽萨没放弃,但确实起不了风波。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变得缓和,也许是有了酒意,她们交心倾谈起来,都至今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阿尔米达透露自己从小受尽校园欺凌,并不喜欢夏洛特这样的人,却没想过会那样。贝琪问她当时是什么感觉,阿尔米达也懂得说笑了:“上过最好的一堂解剖课,所有人体组织一清二楚。”贝琪失笑了起来,笑得有些撕心裂肺、有些癫狂,“哈哈哈哈……”阿尔米达也是呵呵笑起来。她们碰了碰手中的啤酒罐。

    正当观众们的感知混乱,诡异的配乐声悄然而起,几个空镜头表明夜色已深,好些被捏扁的啤酒罐扔在阳台地面。

    镜头一切,俯角,光线阴暗,醉酒的贝琪倒睡在公寓内的床上,一道背影从左侧入画,她走到床边看着贝琪。插入镜头,她抬起了右手拿着的一支细小的一次性注射针,该是胰岛素注射针,针筒里装满了液体。左手拔掉了桔红色的针帽,露出微型的针头,在阴暗中泛闪着寒光。

    身影弯身凑向贝琪,突然这时候,贝琪发出梦呓的从仰躺缓缓转身为侧躺,身影骤然地停住。

    观众们陷入怪异的紧张,想阿尔米达成功注射?想贝琪惊醒过来?

    贝琪没什么动静,那身影又动了,她往床边坐下,左手把贝琪的上衣掀起一些露出腰肚,右手猛一下就将注射针的针头刺进贝琪的腰侧。特写镜头,针头几乎全刺了进去到达腹腔,按在针柄底的食指推动,液体全部推进,针头随即拔了出去。

    侧面中近景,贝琪还睡得深熟,一点异样都没有。镜头拉远,仿佛贝琪就是那只小白鼠,那道坐在她身后的女人身影在这场景中第一次面部入画,光线虽暗,却可以看得清楚是谁,阿尔米达。

    也看得清楚她的神情,一种娜塔丽-波特曼风格的诡邪。

    这个时刻真让观众们心头悸动,强大的气场无需激烈地爆发就完全释放,那眼神叫人害怕,如此黑暗的波特曼!

    但阿尔米达在做什么?那是什么毒药吗?使贝琪死在睡梦中?她怎么摆脱嫌疑?

    然而紧接着的场景,贝琪却安然无恙的走在校园,与男友保罗笑谈着走进教学楼。观众们看得提心吊胆,不该是这样啊!银幕转场到了解剖课的教室,分为几个小组的白衣医学生各围着教学桌,桌上各放着手臂、小腿等断肢,一个白发的男医师指导他们辨认各层组织。贝琪、阿尔米达在同一组,她们隔着桌子而站,都在看着那只断手。

    贝琪的脸色不怎么对劲,旁边的保罗留意到了,关心的问道:“贝琪,还好吗?”这桌的众人看向她,贝琪强撑的说:“我只是有点头晕,我还不习惯这些……”她说着说着,气息越来越沉重,她喘了一口大气。

    众人都重视起来,保罗忙问:“你需要休息一下吗?”阿尔米达也在看着。

    “我…我……”贝琪已经说不出话,摇摇欲坠的像要晕倒,她扶撑住教学桌,难受地瞪大了眼睛……

    阴森急速的配乐声中,银幕出现闪回蒙太奇,在基础课的教室,学生们座无虚席,阿尔米达坐在其中记着笔记。一位中年女老师在讲台的投影幕布前教着课:“脑膜炎球菌性脑膜炎的另一个临床类型是暴发型,它的潜伏期仍是1-7天,但患者会突然发病,迅速地陷入昏迷,停止呼吸,通常在24小时内甚至6小时内就会危及性命……”

    镜头已经回到解剖课的教室,贝琪浑身开始抽搐,双眼的瞳孔在放大,发出痛苦喘息的嘶声。

    “贝琪!”保罗惊呼着扶住她。白发医师边冲过去边叫喊:“把她平躺地上,散开,快去拿担架!叫救护车!”众人一片慌忙散开,好几个学生向教室外面冲去,“我去拿!”有人拿出手机来打。

    而阿尔米达吓傻一般呆站在那里左看右看,想做什么却不知道能做什么。

    保罗让贝琪往地板躺下,她的抽搐越发剧烈,呼吸衰竭的惨嘶,嘴巴呕吐出了白沫,气息和抽搐都渐渐地减弱……

    她像在死去的眼睛直直的不知道望着什么,不知道是不是想说什么,是“阿尔…阿尔…”还只是些惨叫?

    颠倒蒙太奇,教堂在进行一场葬礼,贝琪的灵柩和笑容灿烂的大照片摆在礼台,台下坐满了黑色正装的哀伤家属和师生们,汤姆和保罗都在。阿尔米达站在礼台的麦克风前严肃地致辞:“我记得刚进医学院的时候,我没有一个朋友,是贝琪热心的认识我、帮助我。她帮了我很多,她总是这样,拿出最大的善意去待人,她本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医生,她有天使的心肠。”

    阿尔米达微微哽咽的话声成了画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