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7章 这是要疯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吴王太妃,是辈子瑶芳顶着这个头衔过了整七年,如今提起来,恍如隔世,也确实隔了一辈子那么远。现而今这位老太妃,瑶芳上辈子压根儿就没见过她。说起来吴王爵位挺高的,老太妃也是女眷,应该能见着宫妃的。其实不然。

    吴王藩地离着京城十万八千里,藩王非召不得入京,光这一条儿,就能让这听起来挺近的两人,一辈子都打不上一个照面儿。古早的时候,藩王还有每隔几年轮番进京,跟皇帝培养培养感情的说法儿。到了大陈这里,对不起,滚球了就别回来了。一辈子能进两回京,算你运气好了。所以楚王那样的,人们都说皇帝厚道,死活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造反。

    大陈的藩王们,生活待遇不错,除了只能呆在自己的封地上不能外出之外,一切都是随便他们作。大手大脚花得没钱了,还能跟皇帝要钱花。小打小闹的违法乱纪,也不过是训两句而已。他们有自己的属官,却与很早之前的藩王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几乎没有治军、临民的权利。正因为如此,皇帝们也放心大胆地让藩王在藩地上呆着,十几年不进一回京。

    现任的吴王四十好几了,比元和帝还要大上十岁,吴王老太妃倒是他亲娘,如今年近七旬。瑶芳真是闹不明白,吴地到京城,千多两千里的地,她老人家是怎么有这样的毅力一路舟车劳顿往京城里奔的?换了瑶芳,她肯定不这样干。吴地富庶,连衣裳首饰的样子,都是许多地方效仿的榜样,有时候还能影响到京城的穿衣打扮。

    觐见么,有吴王还不够?顶天了带上世子和王妃,齐活儿了。老太太好有七十了,死在路上算谁的?

    可他们偏偏都来了。

    姜正清是出自吴王府的,虽然血脉已经比较远了,到底是记在人家那一枝底下的。如今本枝大宗过来了,于情于理,都得有所表示。瑶芳却有些担心,这种担心并非源于老太妃是不是好相处。不好相处又能怎样?过不两天就得回去了。还能揪了姜长焕到吴地去,捎带着她去立规矩?别逗了,正经婆婆都不管她这些呢。她正经三媒六聘抬进府,宗正那里名字写进了玉牒的。

    她担心的另有其事——前世因姜长炀作乱,吴王府跟着受牵连,将许多黑账都翻了出来,吴藩一枝皆受惩处。重生之后,因姜长炀“改邪归正”,没了这个由头,吴王府只要不作大死,熬到绝嗣都没关系。话虽如此,吴王府若远在天边,姜长焕弟兄俩都在京城,就是吴王造反,他俩还能申请大义灭亲去。一旦吴王府到了京里,万一惹出点什么麻烦来,姜长焕洗都洗不脱了。人的心理就是那么的微妙,地理的距离,有时候就代表着关系的亲疏。

    若是吴王府在京城呆得久了,她可得提醒一下姜长焕。前世吴王府那些罪名,可真是不大好听。只恨先前她以为吴地丰腴,元和帝借机发作,收回这富裕的地方给自己的儿子,没将吴王府的事儿放在心上,不能早作准备!

    简氏不知道她的心思已经转到这上头来了,还笑着说:“老太妃最是慈祥不过的一个人,虽不常见她,见面却都和气。”

    她两个儿媳妇在人情交际上比她要纯熟百倍,再回想一下自家与吴王府血缘其实甚远,就明白这老太妃等自家并没有多么地重视。顶天了就是年节见一面,谁在年节的时候见穷亲戚还板着个脸呢?为了吉利也得笑一笑不是?要说吴王太妃不好,那也说不上。姜家的亲戚太多了,多到元和帝都不能容忍他们白拿俸禄,得让他们干点儿活了,让老太妃面面俱到,多远的亲戚都照顾到,那也是不可能有。

    一句说,不远不近,不冷不热。如果不是姜长炀出息了,吴王府这回进京都不见得会特意通知一声。

    两人交换一个眼色,明白对方也想明白了,心里立刻有了成算:不需要太亲近,也不用真心,面子上显得热情就好,什么话都别说瓷实了。面子情。发现有什么不对的苗头,赶紧的,回来跟丈夫商量。

    简氏夸了两句老太妃,就没词儿——接触确实不太多。俩儿媳妇再不接话,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讪讪地道:“到时候见了,你们就知道了。”

    诶,亲娘诶,不见我们都知道了。再说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您提起过老太妃,可见对她也是一般般了。要不是这回她进京,您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才会想起她来呢。

    头一回,瑶芳与叶襄宁俩人想到一起去了。两人一起甜甜地笑道:“是。”

    叶襄宁瞅着弟媳妇儿的小腹,那里只是微微有一个不太明显的弧度,看得她眼热不已。心头一动,叶襄宁不着痕迹地别过头去,请示简氏,见老太妃该准备什么礼物,有没有什么要添减的。

    叶襄宁的动作,瞒过简氏,瞒不过瑶芳。瑶芳也有点无奈,她这辈子的运气,似乎好了很多。叶襄宁与姜长炀结婚并不很久,姜家又不急着要孩子,他们家的孩子,保有多的,没有少的。只是自己这么顺利,给叶襄宁不小的压力就是了。好在家里公婆并没有说什么,姜长炀也是一副无可不可的样子,要不然,叶襄宁的压力该更大了。

    大概,叶襄宁更多的危机感还是源自于深宫吧。瑶芳有孕的事情传出来没过多久,宫里叶皇后就赏出东西来了。宫里出的安胎药,据说是叶皇后自己用过的。过来的太监和老嬷嬷将东西放下,还送出一份宫里很慎重不大外传的安胎册子。

    这是亲姑妈!对自己妯娌这么贴心……别说叶襄宁了,就是瑶芳自己,要不明就里搁这位置上,她都得犯嘀咕。简氏倒看得开,还说:“娘娘真是好人呐,照顾二郎这么些年,这事儿上头也忘不了你们。”

    叶襄宁:……

    打死叶襄宁她也想不到弟媳妇儿是重生一回的,前世今生还跟她姑妈有着极深的牵绊。思来想去,叶襄宁只能告诉自己,这是小叔子的面子,也是姑妈对她之前态度的弥补。就她先前那态度,说不定无意间已经漏出什么来了,只是人家涵养好,不计较罢了。她相信姑妈比她聪明,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那就必有深意,她还是别再计较这些个事情了。有那功夫,还是想想什么时候往老君观那里添点香油供奉比较好。弟妹这么顺遂,或许就是因为神仙保佑呢……

    叶襄宁越想越远,也没功夫在自己家里争长短了,协助着简氏将迎接吴王府的事宜准备好,她又开始准备新年。作为长媳,她要操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瑶芳倒落得清闲,有孕在身的小儿媳妇,还要忙什么呢?日常交际都减了几分。过年的时候搭一把手,将二房的事情收拾收拾就得了。就这样,姜长焕还担心累着了她,宴客的单子,请的戏班子,都亲自过了目。

    瑶芳闲来无事,又想到了吴王府,忍不住跟他讲:“你与我说实话,吴王府究竟如何?”

    姜长焕一手一张名单,正在核对,闻言抬起头来:“怎么?”

    瑶芳道:“想起一些事儿来。原本琢磨着,跟咱们没关系的,现在他们上京来了,就怕……”

    姜长焕将两张纸一丢,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将妻子圈到怀里,才问:“麻烦不麻烦?”

    “不好说。”

    “那就照实说,你现在这样不方便,还是我去吧。”

    瑶芳道:“也不是,唉,当初……后来又翻腾出来一些他们的旧事儿,这才……”姜长炀跟吴王府血缘已远,要是一桩宗室谋反案真要深究的话,楚王跟元和帝的血缘更近。在办理这些事情的时候,总要拖一些其他的理由下水。

    姜长焕听了,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我在吴地的时候年纪还小,知道得并不多,爹娘那个样子……怕就更不知道了。放心,他们只是过来朝见天子,见完就走,又不是就长久住下了。再说了,在吴地的时候也没见有多亲近呐。到了京城,咱们也不用那么热情不是?”

    “那就好,我这心,总是乱跳,就怕出事儿。”

    姜长焕戏言道:“你还揣着一个呢,俩心一起跳,可不跳得你慌了么?”

    瑶芳半气半笑,掐了他好大一把,还是觉得有些不安。

    没过多久,她这份不安就应验了。

    ————————————————————————————————

    吴王进京是在年后,彼时瑶芳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叶襄宁自己没有消息,却对她紧张得很:“听说头一胎都比较艰难啊,会不会累着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