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2章 结束这个乱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气好得出奇,晴空碧蓝如洗,没有一丝云彩,初升的朝阳把金黄色的光线毫不吝啬的洒在大地上,耀目生疼。

    朝阳下,被隋军下作战术骚扰得咬牙切齿的窦军主力仅留下一万多辅助军队守卫营地,八万多武装队伍倾巢出动,在窦建德的率领下气势汹汹向虎牢关东门杀来,庞大的军队北到黄河,西至汜水,南到鹊山,依秩而进的队列东西厚达五里,南北长逾十里,旗帜蔽天,军鼓震地,气势惊人异常。

    收到斥候探报,不等陈丧良下令,隋军诸将就已经迫不及待的集结参战队伍准备出战,然而仔细观察了气候情况后,隋军主帅陈丧良却大声下令,“传令下去,参战将士全部退回营房休息,每人准备一葫芦淡盐水,各军各校没有命令,不许擅自集结!李客师、殷开山诸军,继续严守城池,谨防贼军乘机攻城!”

    卯足了劲准备在今天大干一场的隋军诸将面面相觑,一起向陈丧良问道:“殿下,为什么?难道你改主意了,今天不想和窦贼决战了?”

    “当然不是。”陈丧良笑笑,说道:“今天的决战一定会打,只是我看到了今天的天气,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一件事,就临时决定把决战时间往后拖一拖。”

    说罢,不等众将追问陈丧良想起了什么事,陈丧良已然抢先转向了郭峰等报国军四将,微笑问道:“郭峰,赵昱,看到今天的天气,难道你们没有想起什么往事?”

    “想起什么往事?”

    郭峰和赵昱等报****将领满头雾水,努力回忆间,陈祠首先醒悟过来,脱口说道:“我们的第一战!殿下你带着我们报****打的第一战!当时的天气也是这样,太阳大得厉害,然后突然下了一场暴雨!”

    得陈祠提醒,郭峰、赵昱和于乐三将也想了起来,纷纷附和道:“对!就是那次,那次的天气和现在一样!末将还记得,殿下你向樊老留守恳求延后出击时间,让我们躲在阴凉处休息,让杨玄感贼军在城外晒了许久,然后你才带着我们出城后杨逆贼军决战。”

    听到报国军四将的介绍,隋军诸将这才醒悟,陈丧良也微笑说道:“既然天气对我们这么有利,那我们何必要急着要出城交战?让窦贼军队在城外晒上几个时辰,把他们晒得人困马乏,汗流浃背,然后我们再出兵和他们决战,不就沾到大便宜了?”

    隋军众将大笑,都说不错,是不必急着出城决战,惟有性格严肃的王伏宝疑惑说道:“可是殿下,我们已经和窦建德约定了今天决战?窦建德已经如约出兵,我们却按兵不动,这岂不是失信于天下?”

    听到王伏宝的这个问题,陈丧良又笑了,笑得还无比的猥琐奸诈…………

    …………

    就在陈丧良猥琐奸笑的同一时间,正在鼓声中徐徐推进的窦军前锋,也在汜水河畔的一块岩石上发现了一件怪事——不知是从那里冒出来了一大群蚂蚁,竟然在岩石上爬行组成了四个大字——豆入牛口!

    蚂蚁组成字体的怪事很多人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所以这个奇景当然是吸引了无数窦军将领士兵的注意,勇将殷秋勉强识得几个字,将这四个字念给同僚知道后,在场的窦军将领一度满头雾水,不明白这是什么征兆,然而负责统率前军的窦军大将范愿来到现场,看到这四个字时,却猛的想起窦建德当初在牛渚口渡河时的不吉言语。大惊之下,范愿不敢怠慢,赶紧派人到窦建德面前禀报此事。

    做为一个世代赤贫的土包子暴发户,窦建德当然是要多迷信就有多迷信,闻讯之后大惊失色,赶紧走下御辇飞马赶来现场查看情况,而当亲眼看到了那四个由蚂蚁组成的大字时,窦建德的脸色发白之余,心中也顿时升起一种不祥预感,忍不住向左右问道:“这是什么征兆?蚂蚁爬成字的事,你们之前可曾听说过?”

    文盲居多的窦军将领纷纷摇头,惟有窦建德很信任的谋士刘彬说道:“臣下听说过,听说当年陈应良奸贼和杨玄感在弘农决战时,战前就出现过这样的怪事,蚂蚁爬成了‘杨玄感死于弘农’几字,然后……,然后……,杨玄感就……,就……。”

    吞吞吐吐的说到这里,刘彬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继续说下去了,但窦军诸将还是纷纷脸上变色,心头大惧,窦建德的黝黑脸庞上也尽是惊疑神色,心中七上八下,忐忑到了极点。又过了许久,窦建德才强笑着说道:“没关系,这里已经不是叫牛口了,朕金口玉言,早就把这个渡口的名字改成发口了。再说了,朕只是姓窦,窦也只是豆同音,意思完全不同。所以没关系,没关系。”

    说罢,窦建德故作爽朗的放声大笑,但在场的每一名窦军文武官员却都听得出来,窦建德这笑声中全无笑意,完全就是强笑出来的。再然后,虽然窦建德命令一把火烧了这些该死的蚂蚁,也严令禁止传播和谈论此事。但是‘豆入牛口’这四个不吉利到了极点的字眼,还是通过窦军士卒的口耳相传,逐渐在窦军内部广为传播,并且直接影响到了窦军主力本就不是很高的士气。

    放在窦建德面前不止蚂蚁组字这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主动约炮的东征隋军一直都没有任何动静,窦军这边都已经在汜水东岸排好了阵势,时间也已经是巳时初刻了,虎牢关的东门却依然还是纹丝不动,没有半个隋军士兵出来。窦建德心中奇怪,干脆便派了一名使者手打白旗到虎牢关城下喊话,质问陈丧良为什么言而无信,到现在都还没有出城来和窦军决战?

    出面回答窦军使者的是陈丧良的鸟贼表叔李客师,大声说道:“回去告诉窦建德,问他急什么?我们是和他约定在今天的未时正决战,现在才巳时初刻,离决战时间还早,我们的军队还在准备,还出不了城!”

    “是约定在未时正决战?”

    窦军使者莫名其妙了,赶紧飞奔返回窦建德的御辇前报告情况,窦建德听了同样是满头雾水,赶紧又派人快马回营去取来陈丧良的国书,结果仔细一看书信内容时,窦建德却又更加糊涂的发现陈丧良在国书只是约了在今天决战,并没有约定具体时间。再仔细回忆了陈丧良的使者张永通也没有说过具体作战时间,窦建德赶紧又派使者去城下与隋军交涉,质问具体原因。

    张永通被推了出来当替罪羊,在城墙上,张永通坦然承认是自己忘了与窦建德说明今日决战的具体时辰,向窦军使者道歉赔罪,李客师也替陈丧良执行军令,把张永通捆在城头当众鞭打——当然,张永通的衣服里自然少不得要垫一层皮垫子。窦军使者无可奈何,只好又飞奔回窦建德的面前,向窦建德报告具体情况。

    得到这样的答复,窦建德和窦军众文武当然是个个气冲斗牛,破口大骂,还有一些窦军文武官员也乘机劝说窦建德就此退兵,然而窦建德却不肯依从,大吼道:“未时就未时,反正没有多少时间了!传令全军,原地侯命,等到陈贼出兵,我们再和他决一死战!”

    旨意传达后,已经逐渐被太阳晒得难以忍受的窦军将士当然是叫苦连天,可是又不敢抗令,只能是继续肃立在烈日之下遭受暴晒之苦,窦建德则高坐在御盖之下闭目养神,耐心等待决战时间等待,又因为头个晚上整夜未眠,窦建德还很快就打起了盹进入梦乡,全然没有察觉到他的军队将士正被太阳晒得体力逐渐下降,士气也在不断缓缓下滑。旁边的窦军官员中也有几个人打算提醒窦建德这点,可是看到窦建德已经睡熟,却没有一个人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