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3章 陈窦决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历史上李二之所以能在虎牢关外生擒窦建德,真的是李二的运气好到了不能再好,也是窦建德的点子背到了无法再背!

    不错,无论政治、权谋和军事,窦建德是都差着李二一大截,虎牢关大战时,李二的间谍都能把假情报直接送到窦建德的面前伪报军情;一直没见过真正强敌的窦军士卒在战斗力方面,也确实要逊色于正处上升期的唐军士卒不少。此外,窦建德还在决战前被李二凭借虎牢关坚城挡住了一个多月,被李二拖成了疲兵,也在几次攻城战中自行损耗了不少实力,最后决战时,窦建德还犯了列阵时间过长的错误,导致士卒饥饿劳累体力下降,然后还出现了争抢饮水导致军队自行混乱的情况。

    但即便如此,当时的窦军主力在李二军面前绝非没有还手之力,如果不是出现了那件硬币落地后立起的奇事,兵力占据优势的窦军主力就算输也不会败得那么惨!

    然而,李二随手抛出那枚硬币,在落地后却奇迹般的竖立不倒!李二军出击时,正好赶上了土包子窦建德摆皇帝威风,正午时分还开朝会讨论军情,李二军发起突击冲锋时,窦建德本想亲自率领骑兵迎击,可是他麾下那帮比猪还蠢的文武官员,竟然反而冲向他把他团团包围,生生拉住了窦建德的双手,窦建德手里空有满把王炸却没有出牌机会!再到窦建德把这些蠢货部下赶走时,李二的玄甲骑兵已经冲到了面前,窦建德也就永远没有了领兵迎击的机会,只能是赶紧带着蠢货部下向牛口败退,然后还在混乱中自行坠马,自己率在唐军白士让和杨武威面前,豆进牛口,白白让李二拣了这个比天还大的便宜!

    陈丧良很清楚自己没有李二这样的好运气,所以才在战前耍了无数花样尽可能削弱敌人,也早早就做好了迎接一场苦战恶战的心理准备。结果证明陈丧良也确实没有这样的运气,窦建德在这个历史轨道上并没有摆皇帝架子开朝会,听到虎牢关城内突然传出的嘹亮军歌声中,窦军文武慌忙叫醒了窦建德,窦建德断定这是隋军的出击征兆,也马上下旨让军队严整阵形,窦军将士也没象历史上那样的自行混乱。

    没有李二那样的强运,陈丧良就只能靠隋军将士的实力说话了,有节奏敲响的战鼓声中,虎牢关东门的吊桥缓缓落地,城门开启间,王伏宝率领的三千隋军步兵首先大步出城,接着是钱向民率领的隋军火炮队,然后是陈丧良亲自率领的报国军,秦琼率领的三千隋军骑兵,最后才是尉迟敬德、罗士信、贺延玉和史万宝率领的隋军步兵主力,两万四千多步骑军队在汜水西岸半里外呈品字形排开,互相挨得很紧,队形也相当密集,如同一支巨大箭头,直指窦军庞大军阵。

    “人说陈贼善于用兵,依朕之见,不过如此嘛!”

    站着御辇上仔细看了隋军主力的排列情况,窦建德哈哈大笑,对陈丧良的排兵布阵不屑一顾到了极点!——不过这也不奇怪,陈丧良这次是既没有布阵,也没有注意什么保护两翼,这样的兵力排列还根本无法做到军队轮换,步骑互相掩护,除了有利于全军冲锋突击,可以对窦军大阵的正面形成直接威胁外,再没有任何的可取之处。

    大笑归大笑,好歹在战场上摸跌滚打了多年的窦建德还是没有任何的掉以轻心,立即下令前军收缩队形,以长盾居前、刀枪居中和弓弩居后,加强正面防御力,准备先挡住隋军明摆着就要发起的冲锋突击。窦军前军依令收缩调整的同时,窦建德还琢磨是否出阵和陈丧良答上几句话,弥补一下上次因为李密捣乱没能和陈丧良见上一面的遗憾。

    窦军前军调整的同时,隋军前军也稍稍有些异动,在两百名隋军步兵的推拉下,十门青铜火炮迅速越过步兵队列居前,在隋军阵前一字排开,掀开茅草伪装露出炮身,揭开防尘绸布露出炮口,黑黝黝的炮口也迅速对准了一里外已经迅速把队形收缩到了密集程度的窦军步兵,然后迅速装药填弹,准备开炮。

    窦军将士挨过松树炮知道所谓的火炮射程不远,隔着里许路程绝打不到自己,所以都没怎么在意害怕。正在窦建德军中的郑军大将杨公卿和王行本见到隋军火炮突然出现,却是一起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冲到窦建德的御辇前大叫道:“陛下,快让你的前军冲锋,绝对不能让贼军开炮!绝对不能让贼军开炮!”

    “为什么?”窦建德疑惑问道:“你们不是说,那种叫火炮的破玩意,最多只能在八十步内伤人么?”

    “不!陈贼的火炮比我们的火炮厉害得多!”王行本赶紧解释道:“陈贼无耻狡诈,故意给了我叔父威力很小的假火炮,他藏着真火炮突然使出,就杀了我叔父一个措手不及!崤函道大战,陈贼就是用这种火炮大败我军!他的火炮,正好是密集阵形的克星啊!”

    “轰隆!轰隆!轰隆!”

    窦建德还在将信将疑的追问更加详细时,汜水西岸的隋军火炮已然先后开火,在很有数学天分的钱向民精心计算和调试射高下,十枚炮弹准确打进队形密集的窦军前军阵中,炮弹呼啸伤人杀敌,落地后弹起做布朗运动,继续砸死砸伤窦军士兵,窦军士兵手里能够抵挡强弓硬弩的坚固长盾也变成了纸糊泥捏一般的脆弱,一旦被砸中就马上洞穿粉碎,盾后的窦军士兵也是无一能够幸免,不是被巨力扭伤手臂,就是被直接砸得内脏粉碎,窦军的严整队形霎时东倒西歪,一片大乱。

    见此情景,御辇上的窦建德难免是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只在书信里听说过隋军火炮威力的杨公卿和王行本也是瞠目结舌,而更让杨王二人难以置信的还在后面,才只是转眼功夫,隋军火炮就已经再次齐射,第二次把炮弹轰进窦军阵中伤人杀敌,再次把窦军前军搅得一片大乱,同时也让其他的窦军队伍一片大哗,军心大惧。

    这次不用杨公卿等人催促了,回过神来的窦建德马上就下令前军冲锋,阻止隋军继续开炮——这是个聪明的决定,站着让隋军这么轰下去,要不了多久窦军的士气就能被隋军火炮给直接轰光。

    窦建德的这个聪明决定并没有立即收到效果,窦军前军冲锋间反扑间,不仅自行放弃了有序防御,也没能阻止隋军火炮的第三次齐射,火炮轰响间,炮弹继续落入窦军冲锋人群,窦军士卒恐慌避弹自行出现不少混乱。同时早已按捺不住的王伏宝也迫不及待的下令发起冲锋,迎头杀向正面冲来的窦军前军,并且以义无反顾之势前进,后发而先至,与范愿率领的窦军前军相撞于汜水河中。

    惨烈的激战在河水之中展开,受命为骑兵打开冲锋道路的王伏宝身先士卒,率领着隋军步兵在齐胸深的河水中与窦军生死相搏,红着眼睛劈砍捅刺,个个都象疯了一样的拼命上前,尽一切力量把手中武器往窦军士兵身上招呼,强行把敌人拖入河水中扭打砸锤,鲜血迅速染红汜水河面,残肢首级也迅速飘满河面。

    虽然窦军也做了顽强抵抗,但两军相逢始终还是勇者才能获胜,隋军这边是以少攻多,孤注一掷,将领士卒从上到下都是抱定了死战决心,同时还占着体力相对充足和身体状态相对良好的优势,窦军这边则是先被火炮轰乱了队形动摇了军心,又被毒辣阳光暴晒许久突然下到冰凉河水之中,难免会出现体力不支和手脚抽筋等生理反应。最后再加上居前开路的又是曾经的窦军头号勇将王伏宝,知道王伏宝厉害的窦军将士未战先怯,心理上首先处于了下风,所以厮杀才十来分钟时间,窦军前军就已经被王伏宝赶上了东岸,隋军将士乘势杀上浅滩继续猛冲猛打,把窦军杀得难以招架。

    这时候,战事发展也出现了一个陈丧良在事前预料之外的小偏差,用三角定位法仔细测算了距离后,钱向民跑到陈丧良的面前,向陈丧良说道:“殿下,贼军旗阵,恰好在我军火炮的最大射程之内,下官请问,是否开炮轰击贼军旗阵?”

    “有这好事?王世充难道没把我们火炮的最大射程告诉给窦建德?”

    陈丧良一听乐了,再仔细一想又发现可能连王世充都不明白自军火炮的最大射程是多少,陈丧良就不再觉得奇怪,也立即向钱向民吩咐道:“开炮!尽情开炮!直到我叫停为止!我军冲锋后,你也可以继续轰击敌人两翼!”

    钱向民欢天喜地的答应,屁颠屁颠的跑回火炮队中传令,而隋军火炮队的射高是钱向民早就已经调整好的,所以命令传达后,隋军火炮也在计划外第四次开火齐射,炮弹呼啸,直奔窦军旗阵而来。

    最大射程当然已经无法保证炮弹精准度,所以十枚炮弹全都砸到了窦军旗阵的周围远处,仅仅只是砸死砸伤了一些窦建德的中军士兵,没有一枚炮弹能够砸到窦建德身边。但是这也已经足够了,看到附近士兵被炮弹砸死砸伤的惨样,窦建德还是脸色苍白的大吼起来,“陈贼火炮竟然能打这么远?杨公卿,王行本,你们之前为什么不告诉给我?!”

    “我们也……,我们也不知道啊。”杨公卿和王行本同样脸色苍白,颤抖着说道:“我们如果能知道贼军火炮能打这么远,肯定早就向陛下你禀奏了。该死的陈贼,这么厉害的武器,难怪他舍不得分给我们。”

    “陛下,这里太危险,请你速速后退!”齐善行在旁边赶紧提醒道。

    窦建德有些为难,因为这时候他的帅旗后退,肯定会马上影响到军心,继而还有可能导致正在汜水岸旁激战的前军直接崩溃,所以窦建德无论如何都要掂量一下这个后果。然而就在窦建德犹豫的时候,炮声再响,隋军火炮的第五轮齐射再次袭来。而这一次,终于有一枚炮弹砸到窦建德的身旁近处,砸死了一名窦建德的侍卫。

    “中军后撤一里!”窦建德下意识的大吼,早就被火炮吓慌了神的窦军中军听到旨意如蒙大赦,赶紧簇拥着窦建德的御辇和帅旗向后方撤退,窦建德身边的仪仗队和鼓锣队也赶紧跟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