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炎河易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茂密的山林里,遮天的大树没有一点经历冬季的萧条,苍劲有力的枝条每一刻都在使劲往外伸展。

    过去的那个冬季并没有影响到这里的草木,周围依旧是繁茂生机。

    这里并不在炎角部落的地盘范围内,亦不在炎角任意一条狩猎路线上,周围听不到其他人声,唯有鸟兽的鸣叫。

    易策看着身前一个微微凸出于地面的小土坡,二十多年过去,摆放在那里的石头已经被泥土和花草覆盖,看不出刚摆下时的样子。

    这里,是易策的父亲易琮的埋骨之处。

    “是时候了。”

    易策摸了摸脖子上坠着的一个玉石,这是易琮曾经用于占卜的玉石其中的一颗,除了留给易策的这颗玉石之外,其他玉石已经随着易琮埋藏于地下。

    看了看天空,易策转身离开。

    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易策来到一处站定,很快,他就听到了从山林深处方向传来的声音。

    声音由远及近,朝着易策所在的方位过来。

    咔咔咔——轰——

    人声之中,还有树木被撞断的声响。

    一匹比人还要高的狼,一阵风似的冲过来,狼背上还有个十五六岁的穿着狩猎服、面上用颜料画着部落图纹的少女。

    没有去看径直朝自己冲过来的凶兽,易策脸上露出笑意,抬手打算跟狼背上的少女打声招呼。

    可还没等他出声,狼背上的身影一晃,下一刻,易策就被抓着衣领甩狼背上了。

    “邵朵,狩猎队都回来了?”易策抓紧狼毛,问。

    邵朵,是邵玄与归泽的第二个孩子。

    邵朵上面有个比她大两岁的哥哥,邵承,这时候跟着喳喳前往鹰山长见识去了,还没回,所以没参与此次狩猎。

    邵朵还有个比她小三岁的弟弟,邵栩。只是邵栩对狩猎没多大的兴趣,相比而言,他更喜欢跟着归泽研究药材,再捣鼓一些其他新奇的东西,比如,炸药。

    听到易策的询问,邵朵简短回了句,“都回了。”

    “这次狩猎……”

    易策还待问一问这次狩猎队的收获,就听前面的邵朵道:“别废话,放倒后面那头猪!”

    易策朝身后看去,不远处还有一个身影正朝着这边逼近,与此同时还能听到一些树枝被撞断的声音。即便树林的遮挡让易策看不清后面那个身影,但听动静就能知道后面追来的是谁。凶兽四牙,以及矛叔家的小子。

    易策一手紧抓着狼背上的毛,另一只手朝旁边经过的灌木丛上扫过,然后将手中抓着的东西,看似随意地往地上某处扔过去。

    长着獠牙的如四牙野猪一般的凶兽,在树林中横冲直撞,背上骑着个穿着狩猎服的少年。

    少了树林的遮挡,双方相隔也不算太远,少年能看到前方的狼和人,眼看就快要追上,少年却见到了狼背上的易策,见易策还转过头朝自己笑了笑,心中顿时一咯噔,还没来得及喊句“小心”,就听四牙一声怪叫,蹄子一滑,整只兽摔地上了。

    兽背上的少年反应快一步,抬臂勾住一根树枝,翻身跃到树上。

    “邵朵!易策!你们给老子等着!”

    四牙平时跑得稳稳的蹄子是怎么踩到一个滑溜的果子?

    一个果子也算了,平时就算踩到一堆也未必轻易滑倒,除非正好精准踩在蹄子当时使力的关键位置。

    偏偏,刚才踩到了。

    这样的事情遇到过很多次,除了易策,没其他人能做到这样……或许大长老也算一个。不过大长老不会理会他们这些小辈。

    摔倒的四牙爬起来哼哧哼哧踏地,拿地上的浆果撒气。这种程度的滑摔对它而言只是磨痒痒而已,屁事没有,这行为纯属发泄。

    “别踢了,赶紧追!”

    那少年翻身骑上兽背,示意四牙别浪费时间踩果子,赶紧追上去才是正事,他要与邵朵争谁是第一个到达部落。

    这期间,几个年纪相仿的少男少女们,穿着狩猎服,带着装备,骑着恐鹤、洞狮等凶兽,看到前方倒下的一人一兽,幸灾乐祸地大笑着跑过,

    已经跑远的邵朵骑着凯撒,压根没理会后面那人气急败坏的骂声,是对方先使手段的,凯撒身上还有许多浆果的痕迹,果浆一干,狼毛都结成团了。

    邵朵骑着凯撒一路冲回部落的山上,将易策扔在山顶后,便去溪边给凯撒刷毛去了。

    被扔在山顶的易策,整理了一下衣服,走进前方的石屋。这里,是炎角大长老邵玄办公的地方。

    易策进去的时候,邵玄正在写一张兽皮卷。已经为人夫为人父的邵玄,样貌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给人的感觉更加沉稳,仿佛部落其他处掀起的躁动,在邵玄面前都会自然而然地沉淀下来。

    炎角人,以及炎河流域加入联盟的其他好战的部落人,遇到强者的时候总喜欢切磋比划两下,但是易策有记忆以来,很少看到那些人找邵玄比划,即便是声如奔雷、一言不合就咆哮的水虎部落首领,在邵玄面前也安静如鸡。

    易策进屋之后,便乖乖地坐在一旁等,眼睛看着窗外,没有去好奇兽皮卷上所写的东西。这种兽皮卷是需要传承之力去记载的,不可轻易打扰,所以,易策所做的便是安静等待。

    十来分钟后,邵玄将写完的那张兽皮小心卷好,这才看向易策。

    “你已经决定好了要过去?”邵玄问。

    “是。”易策起身朝邵玄恭敬一礼。

    虽然邵玄并没有正式收易策为徒,但是易策跟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