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雏鹰展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什么日子?”谁能想到突厥的可汗日子过的这么苦逼。

    “你啊,别生在福中不知福。田田姐为了你的事儿,自己都没有成亲。姐姐眼瞅着都二十岁了,虎子,你该知足。”多少次金宝感叹,人生中遇到梁家一家人,是他最大的幸运。如果不是田田姐,他就不会遇到爷爷,就不会有今天。所以他现在努力做得,就是报答。

    “我没不知足,我就是担心。”虎子唉声叹气的,“小哥哥就好了,能去参加先生的婚礼,我呢?”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走出草原。

    “你啊,想那么多做什么,眼下还是赶紧查清楚那漠南部落要紧。”金宝摇头,虎子这小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么容易感伤了。

    “漠南部。”虎子气鼓鼓的爬起来,“不用查我也知道是谁在捣乱。”当初几个大部落的首领想要控制他,闹的最凶的就是漠南部。当日他虽然大开杀戒,为了安抚人心也只是把几个首恶处置了。其他一些从犯,念着他刚回归也不好太过残忍。没想到当初的一念之仁让这帮家伙变本加厉。

    “狼入了圈他们就以为牙齿也没了,那他们就想差了。”虎子冷笑一声,“来人,给我点齐两千人马,本汗要亲自去漠南部除恶。”

    这一次金宝没有拦着,默默的拿过药箱。“我陪着你。”他这一辈子,一条命,都是梁家的。只要梁家人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归宿。当年稚嫩的誓言仿佛还言犹在耳,那是小小的孩童许下了一生的誓言。

    外面调兵遣将,梁田田即使躲在毡房里也听了个真切。白狼从空间里出来,梁田田拍了拍他的脖颈,“保护好他们。”白狼变成一道白线冲到了漫天风雪中。

    凌旭挑开帘子进来,烤肉被他护在怀里,还是温热的。

    “我让小康子他们跟着,放心,不会有事儿的。”他递过去一块肉,“尝尝,我亲自烤的。”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他冲锋陷阵完全没问题。”虎子自小就是喜欢习武不喜读书,功夫如今没的说。就是这孩子冲动的性子还是难改,梁田田总是不放心。

    “张嘴。”凌旭严肃的递过去一块肉,直到她吃了才露出笑脸。“我倒是觉得虎子这样的性子正适合这里,太过优柔寡断反而不适合这边。你看文轩的性子,让他守城还好,冲锋陷阵总少了一份狠辣。这样的性子对朋友自然是极好的,对敌人,太过软弱就是对自己狠毒。”他不动声色又坑了欧阳文轩一把。谁让那家伙一把年纪还不定亲,当他不知道他什么心思吗?

    梁田田倒是没多想,“我倒是觉得文轩性子挺好的,是大仁。”

    凌旭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仁?

    仁在哪儿?

    妇人之仁吧!

    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几次三番差点儿被个内宅妇人害死。明知道那继母不怀好意还是不忍心下手,欧阳文轩那性子,真是枉费他生在那样的世家了。

    凌旭想到欧阳文轩前世惨淡的结局,再想想他这一世的风光。不得不感叹,他的小丫头真是个救世主。

    “还大仁呢,我看他就是不孝。”凌旭觑着梁田田的脸色,小心翼翼道:“定远侯不止一次逼婚了,如今定远侯府可就文轩一个儿子,他一把年纪还不成亲,不知道定远侯有多着急呢。”他话里有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文轩这样就是不孝。”

    “哦,是吗?”梁田田斜睨着他,“我怎么觉得文轩还小呢。”别以为她不知道凌旭打什么主意。不过这事儿他愿意装糊涂,她凭什么捅露这层窗户纸?

    人家孙维仁那个二货都知道为了自己争取呢,凌旭这个混蛋,每天就知道用那种火辣的目光盯着她。求婚啊,求婚不会吗?

    真以为皇帝老子一张破圣旨就能让她就范?

    她不走出突厥,就不信皇帝能逼她成亲。

    梁田田打定了主意,凌旭这家伙不把话挑明,她才不会主动呢。

    凌旭都要哭了,欧阳文轩那家伙比他还大呢。他如今都二十有四了,还小啊?

    丫头你知不知道,岳父大人这个年纪都有四个孩子了。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个人。

    凌旭勾着她的指尖打圈,试探道:“丫头,我今晚留下可好?”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都要跳出来了。天知道,说出这样的话他要多大的勇气。

    和好已经一年了,和丫头感情快速升温,却总像是少了些什么似的。最初的时候凌旭除了拉拉小手也不敢有太大胆的动作。可整日里待在一起,凌旭是个正常男人,这心思自然也就多了。

    梁田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行啊,你喜欢这里我就让给你好了。正好崔安去了辽东府,我帮绿柳带孩子去。”

    凌旭:“……”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

    梁田田最受不了凌旭用那种被人抛弃似的目光望着她,这让她顿时有一种做了错事被人抓包的错觉。、

    “喂,有话就说。”你那种眼神是什么意思?

    “丫头,咱们成亲吧。”凌旭可怜兮兮的,“球球都十六岁了,丫头,你也不想耽误弟弟们不是。”啥时候他凌旭都沦落到拿小舅子顶包了。

    “行啊,我等着凌家去梁家提亲。”梁田田似是松了口气,又有些气恼。想先上车后买票?门都没有。

    果然,凌旭听到这话又郁闷了。

    梁田田哼了一声,“难道你想让人诟病我?”一句话凌旭就没动静了。真要闹出个孩子来,回头丫头的名声可就都毁了。

    这会儿他也淡定了,磨牙道:“我这就给爹写信,让爹去提亲。”然后就定下婚期,今年非得成亲不可。

    “也不知道爹现在有没有时间。”梁田田发现自己最近有点儿恶趣味,特别喜欢看到凌旭一脸郁闷的样子。还别说,挺可爱的。跟他人前一脸的冷酷严肃完全不同。

    “孙维仁是怎么回事儿?要跟谁成亲了?”居然特意写信给虎子,什么意思?

    凌旭笑的意味深长的,“丫头想知道吗?”他把脸凑过去,梁田田磨牙,张嘴咬上去……R1152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