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三 二货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马车里突然扔出一团东西。孙维仁下意识的抱住。是那套小太监的衣裳。“拿去处理了。”里面的声音说的理所当然。孙维仁突然觉得,有些事儿没谈好直接行动似乎不大靠谱。

    京都西城,这里住着南来北往的商贾。人员流动大。

    孙维仁把刚刚偷出来的和贵妃何柔就安置在西城的一处小宅子里。

    何柔换了一身轻便的女装,头发自然而然的梳成了少女发髻。看着镜中少女明艳的脸庞,她笑了。“才二十六岁,正是花样年华啊。”从此离开了那个牢笼。她要过自己自在的人生。

    孙维仁靠在门框上打量何柔的侧脸,只觉得哪个角度都是那样赏心悦目。心里不自觉的就升起一股温柔。

    何柔看到他来了,笑着打招呼。“谢谢你啊。”没有孙维仁,她不可能这样顺利脱离那个牢笼。

    “都这么熟了,客气什么。”孙维仁眼珠一转。“达令,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天地良心,他其实想问的不是这个。不过已经做得这么明显了。何柔应该能明白吧。

    “拜托,能不能别叫的这么肉麻。”何柔是一个看起来娇弱的女子。有着南方姑娘特有的娇小、细致,偏偏从她嘴里说出的话总是那么彪悍。孙维仁不确定她对那个老皇帝是不是也是这个态度,但她知道,这女人对旁人绝壁不是这样的。

    二货不高兴了,就容易犯二。

    “喂,我说何柔,我辛辛苦苦把你从皇宫里救出来,难道你打算不认账?”这死女人,别跟我说她不明白自己的心思。

    “认账?认什么账?”何柔挑眉,一脸挑衅。“我求你了?哭诉了?还是夜里给你托梦了?老娘当初就说过,过了二十五岁就想办法出宫。是你巴巴的过来帮忙的……再说了,同为老乡,帮忙难道不是应该的?别忘了,想当初那烤鸭还是我在宫里研究出来的,靠这个没少赚钱吧?别墨迹,先把我那三成干股给我,不然小心老娘阉了你送进宫陪王伴驾。”

    何柔一脸戏谑,吓得孙维仁猛的后跳一步夹紧了双腿。“你个死女人,后半生幸福不想要了?”居然要废了爷们,缺心眼的娘们。

    “少整那没用的。我以后都打算好了,先去突厥,看看我那小老乡,我跟田田可是神交已久了。听说她弄了个船队经常去东南亚,我准备和她溜达溜达,顺便研究研究能不能深入发展一下,最好去欧洲各国玩玩,要是拐个金发碧眼的帅哥回来,那可就太美妙了……”

    何柔假装没看到孙维仁那难看的脸色,越说越来劲。臭男人,真以为老娘离了皇宫就不能活啊?你连一句求婚都没有,凭什么让老娘跟着你?现在她何柔什么都没有了,不能联系家族,只能靠自己。在这样的封建社会她要怎么存活?孙维仁一句交代都没有,难道是想让她何柔给他做外室?

    门都没有。

    他要是真敢那么想,她就拼出来让他变成太监。

    某女暗自磨牙,面上却笑得人畜无害。

    孙维仁气鼓鼓的,怎么看她那笑容都有点儿刺眼。

    这个臭女人,就是故意的。

    看她小嘴噼里啪啦计划了一大堆,那些计划很美好很强大,让人想想就热血沸腾。这些如果实现了,对大乾朝的发展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推动。

    可惜,计划再好有什么用?

    这个混蛋女人,她所有的计划里居然都没有自己。

    这一刻孙维仁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猛的扑过去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嘴巴被咬了,满嘴的血腥味儿,孙维仁突然想到了凌旭。

    倒霉催的,果然是现世报啊。笑话人不如人,这个女人怎么比梁田田那个母老虎还邪乎。

    就不信了,制服不了你了。

    世界终于清净了,何柔软倒在孙维仁怀里喘气,脸蛋娇艳无比。

    孙维仁砸吧砸吧嘴,猛的推开她。“给我老实待着,三天后跟我去东北。”留下一句霸气的话,他扬长而去。

    何柔眨眨眼,再眨眨眼。突然觉得这二货变得挺爷们的。也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竟然升起一股子莫名的喜悦。

    “喂,去东北干嘛?”她声音有点儿慵懒,不经意间竟带了几分期待。可惜,正郁闷的恼火的某个人没有发现。

    “成亲!”孙维仁大吼一声,“为了这事儿我准备几年了,我警告你,别想着逃跑。这辈子你都得是我的女人。”

    这样霸气的宣誓,似乎比什么甜言蜜语都管用。

    何柔懒洋洋的靠在床上,突然笑了。“二货,早这么说不就好了。”想到当初自己傻傻的坚持要为大乾朝做些事儿,竟然差点儿错过了这样一个真心实意的男人,想想就觉得后怕。一个男人,纵然他身有残疾,可在这男人为尊的时代,又是那样的富贵身份,孙维仁能为她做到今天这一步,她早就知足了。

    镜中美人儿浅笑嫣然,说不出的风情。

    何柔抬起素手望着,阳光透过指缝落在脸上,暖洋洋的。

    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是宫中的贵妃娘娘,只是他孙家后宅的一个小妇人了。有夫君日日相伴,纵然洗手作羹汤,也好过宫中那些只有富贵相伴的日子。何柔想,她大抵也只有这样的“穷命”了,宁可在棚门柴户笑,也好过金屋里面寂寥一辈子。

    暖风习习,今年辽东府的夏天似乎来得格外早。

    进入四月份,天气彻底暖和起来。春天的薄衫都已经脱下,早早的换上了夏天的薄纱。

    四月十八是个好日子,宜嫁娶!

    何柔住在梁家在府城的宅子,抚摸着面前这洁白的婚纱,眼泪滴滴滑落。

    “何柔姐,这大喜的日子可不许哭啊。”球球不避嫌的出现在她面前。“先生可说了,他不许哭嫁那一套,要您高高兴兴的嫁给他。”因为何柔的身份,孙维仁到底不敢在京都办婚礼,只好把婚事放在了辽东府,甚至没有请什么人,也只有梁家、欧阳家,还有孙家的一些人观礼。饶是如此,孙维仁也用尽了心思,这婚纱是他早早就央求了远在突厥的梁田田帮忙设计的。

    一袭白纱曳地,身后两个漂亮的瓷娃娃扯着婚纱,可不是梁满囤家的两个小子,如今小的那个被人打扮的女娃娃一般穿着漂亮的纱裙,竟也乐颠颠的。

    孙维仁一袭黑色的燕尾服,捧起她素白的小手单膝跪地,“媳妇,嫁给我吧!”(未完待续)

    ps:新书《夫君,来种田》刚刚上传,推荐票、收藏、点击,亲们多多帮忙o(n_n)o谢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