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季笙这一觉睡得又沉又长,醒来时已经十点了。医生已经换班,她的水还剩最后一瓶,据说要打到两点了。季秫回家,明天要跑单位请假,还要去苏梦柳的单位递假条,今天晚上她陪着季笙。

    “医生给你开了安眠药。”苏梦柳拿不准给不给孩子吃,她这一觉睡得太长了,要是个正常人,现在肯定不想睡,“想不想尿?妈扶你去厕所?”

    单人间里有卫浴,还有一个小冰箱和小微波炉。苏梦柳推着点滴送季笙去上了个厕所后问她喝不喝鸡汤,“是你关老师的爱人送来的,喝不喝?”

    见季笙点头,苏梦柳给她盛了碗汤,还挟了个鸡腿,下午吃剩下的红枣饼也拿过来,“还有牛奶,你爸走之前给你买了面包,要是不想吃这个,还有水果。”

    只是一下午时间,病房里各种吃的喝的已经堆满了。季笙睡着的时候,关老师和葛副校长又来了一次,听说孩子醒了,都连声说“那就好,那就好”,苏梦柳说暂时想让孩子先休息,不想让警察来问这问那,葛副校长说:“没事,这个没关系,警察现在正在学校里查,已经把监视录相给调走了。一切都以孩子为重。”

    葛副校长还去收费处查了下账单,虽然只住进来一天,但半天ICU加上脑CT和化验的费用已经不少了。不过五万块也不是个小数字,显然还能撑上几天。葛副校长让把关老师垫的一万块先取出来还给他,关老师要推,葛副校长说:“拿着吧,你要是想给,就自己给孩子家长。医院账单这块还是清楚点好,好给学校报账。”

    关老师就拿给苏梦柳。

    苏梦柳不接,说这不是钱的事,暂时先不说这个吧。

    季笙虽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但后续的事也麻烦得很,接下来就是学生和学校之间的扯皮了。苏梦柳对学校不说有敌意,但也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感。她不想接了这钱,反倒理亏。

    关老师就买了些东西送来,水果和鲜奶都是,还有一篮鸡蛋,关老师说:“学生会把这个蛋打在电热杯里,做荷包蛋吃。这里吃饭不方便,给孩子加个餐吧。”

    季笙慢慢吃着,苏梦柳在一边替她看着点滴,默默看着她吃,她就愿意这么看着孩子,一眼不错。可是看着看着,她发现季笙吃得虽慢,可好像胃是个无底洞一样,吃起来没个头。

    她喝了鸡汤,吃了鸡腿,剩下的红枣饼一不留神就剩一个了,苏梦柳刚才拿过来放在床头柜上的盒装鲜奶(500ML),她已经喝空了。

    苏梦柳吓了一跳,“你这孩子怎么跟不知饥饱似的?”她再去摸她的胃,发现还是没有撑起来的样子。

    “撑吗?”苏梦柳都想去问医生开点消食片了。

    季笙摇头。

    “那你什么感觉?还没吃饱?还能再吃?”

    季笙体会了一下,点了点头。

    苏梦柳却不敢让她吃了,按响护士铃把医生请来了。

    医生已经换班了,这是另一个。他接班的时候就听说了新进来的这个病床是出了什么事,所以进来后怕让病人受惊,就站在门口跟苏梦柳聊,听完后才进来温柔又小心的对季笙说:“你好,我是你的主治医,我姓王,让我给你看看吧?”

    得到季笙允许后才掐着她的手腕测脉搏,又在期间引着她说出自身感受,比如冷吗?热吗?睡久了身上累不累?头晕不晕?刚才睡醒起来渴不渴?想不想上厕所?有没有尿意?

    苏梦柳听得云里雾里,王医生问完后笑着说季笙好好休息,既然睡了那么长一觉,现在看看小说漫画电影,上上网,干什么都行,就是声音别太大,别的病房的人都睡觉了。

    他出来后,苏梦柳也跟出来,“大夫,我孩子这是怎么了?”

    王医生一开始听说季笙吃了这么多远超出她原本食量的东西后,担心她有点植物神经紊乱,所以才问了那么多,但问下来又觉得她的反应都挺正常的。他不敢把话说死,就道:“我让精神科的人再来一趟。”

    十分钟后,季笙又被另一个医生问了一遍,这个医生问了更多问题,比如季笙现在心情如何,平时喜欢听什么歌?看到仙人球后又说,“你喜欢种花啊?”然后这个医生很健谈的聊起了他家都种了什么花。

    谈了二十多分钟以后,他笑着拍拍季笙的头,看她没躲开,也没有面露厌恶之情,出来对苏梦柳说,“孩子挺好,挺正常的。”

    发生了这种事,怎么可能挺好的?

    这个医生也说不清,但他说从季笙的表现看,她现在的心里非常平静,“人是会自我保护的,所以她很有可能把之前发生的事都给掩盖住了。”

    苏梦柳听不太懂:“你是说她把那事给忘了?”

    医生说:“不是忘了,而是把感觉给关起来了。就像拿个罩子把它给罩起来,然后她就接触不到它,也不会去感觉它。”医生说人对发生的事的感觉其实是一遍遍的回放的,高兴的回想起来会更高兴,生气或愤怒在回放中更愤怒,悲伤的更悲伤。人如果不故意去回忆一件事,那它就等于是已经途经过的风景,人像列车一直往前,当然不会再看到那时的风景了。

    “她记得发生的事,但她现在就是不去想它,也不去感觉它。可以这么说,她‘假装’她忘记了。”

    “这是好还是不好?”苏梦柳总觉得这像个定时炸弹,不是说这种时候就应该让她勇敢面对吗?

    “暂时看来是好的,因为发生这种事,我们都不知道她到底受了多深的伤害,就算身体上的伤害可以痊愈,心里的伤害是看不到的。她现在把这件事‘忘记’,才能继续正常的生活,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医生说。

    苏梦柳送走医生,心怀不安的回到病房。她看着季笙拿着手机在刷微博,上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她的孩子像一个看似完好,实则有了裂纹的玻璃瓶。

    让她心如刀割。

    季笙现在等于是继续留院观察中,每天输水、抽血化验,除此之外就是被勒令躺在床上休息。三天后,连水都不输了,她就跟苏梦柳说想回家了。

    “老在医院待着干什么?花那么多钱。”

    “你放心住吧,你们学校给了钱,账户上多着呢,你现在也就每天抽个血化个验,再加上床位费,省着呢。我今天去查账,够你再住两个星期都富余。”苏梦柳说,“这个电影看完了?再挑一个接着看吧。”

    “不会真住两个星期吧?”季笙吓了一跳啊,可苏梦柳不理她,她只好在网上百无聊赖的再挑一部电影看。

    这时医生又来查房了。还是那个精神科的医生,他似乎对季笙特别关心,一天没事能跑四五趟。

    苏梦柳是很感动的,一来就跟他躲出去说“悄悄话”。

    季笙都怀疑她妈是不是怕她神经了。

    ——不过她心里的确沉甸甸的。只要一想到还躺在那个沟里的尸体……

    想得多了,她也知道“毁尸灭迹”是不可能的,如果真问到她头上了,她就只能说不知道。反正从表面看,秦风是自己摔死的,就是特别不巧,一摔就把脖子摔断了。

    不过她也想,照那些野草和树兄的说法是要“吃”掉尸体……

    到今天都没警察来问她,是不是那些人找到的尸体已经快变成“骷髅”了啊?哪怕只被植物吃掉一半,那也不会像是前几天死的啊。

    那要这样,那这件事就彻底跟她无关了?

    门外,苏梦柳说:“她这几天别的不说,就是一天几乎要洗三四次澡。如果我不拦着,可能次数还会更多。有时她进去上厕所,一会儿我就听到她打开淋浴了。”

    医生点头说,“这也是个反应。情况发展还是比较好的,这表示她现在已经渐渐被当时的事件影响了。”

    之前苏梦柳和医生都担心季笙会把这件事一直压抑在心底。短期内看,似乎这更有利于她的恢复。但长期来说,把激烈的情绪一味压抑下来并不利于心理健康。还是应该让她发泄。

    “照你的说法,她醒来后没有哭,也没有表现出害怕、恐惧,这都是不正常的。”医生说,“发生这种事后,见到家人,安全了,心理上应该有一个释放期。她现在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