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秦风刚进农大时,托老教授在研究生宿舍弄了个床位,但事实上没人知道他在外面还租了一套房。

    刘鲜是从秦风父母那里打听出来的,秦风跟他们说寄东西不要寄到学校,要寄到他另一个地址去。但刘鲜去农大查秦风时,发现他在农大还有一个落脚处。

    “这家伙,玩狡兔三窟啊。”刘鲜站在屋门口往里张望了下,让鉴证科的人先进去取证,他叫住房东打听起来。秦风租这房还是挺舍得的,一手就交了一年的房租。当然这些钱都是秦家父母支援的。房东什么都不知道啊,见警察上门心惊胆战的问:“警官,这人干什么了?贩毒?卖黄碟?”

    刘鲜把房东颠来倒去问了个遍后让他先把钥匙留下,如果秦风回来了,让他千万别打草惊蛇,悄悄给他们打个电话通知一声。

    房东大惊:“他还会回来?!”一脸“如果他回来我一定装不在家”的表情。

    再三跟房东宣讲了一下警民合作的精神后,刘鲜送走房东,转身冲屋里喊:“马子,我进来了?”

    “滚进来!”马伟喊,“我划圈的地方不许走!”

    刘鲜大步跨进来,他只走直线,不四处乱走给取证增加难度。门口的电灯开关,鞋架,门框等处都已经取过指纹了,鞋已经全部装走,回头好跟G大校园小树林里的鞋印对比。而门口这一片贴满了A4大小的取证胶纸。

    马伟正在厕所取脚印,这种三伏天回家谁不要洗个脚冲个澡什么的?男人当然不会像女人那么讲究,说不定秦风就会赤脚进来呢?

    “拿套子,过来帮忙。”马伟一个人忙不过来,看刘鲜在那里站着十分不满。

    刘鲜套上脚套,说:“厨房交给你了,我去里屋看看。”说完就迫不及待的走了,留下马伟在后头骂。如果说人最容易留下生活痕迹的地方,一个是厕所,一个就是厨房——所以这两个地方的取证任务都是最繁重的。

    卧室没什么好看的,衣柜和床都是房东的。刘鲜先拿胶纸在衣柜门把上绕一圈,然后打开衣柜看。

    衣柜里的衣服都是胡乱堆在里头的,上面孤零零的几个衣架挂的是袜子和领带。刘鲜还在脏衣服底下翻到了两件还没拆封的新衬衣。

    床上也是乱七八糟,床单、枕套一看就是很久没换过,床底下扔着不少垃圾,废报纸、杂志、包装袋,还有袜子和从床缝掉下去的衣服。连床头上都积了灰。

    马伟进来说:“弄过哪儿了?”

    刘鲜把肯定够时间的胶纸撕下来贴好,马伟指着他骂:“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把活都留给我了,看出什么了没啊?”

    “这人,在家应该什么都不干。”刘鲜说。

    “你不废话嘛,你跟我说的他这房租都是找爹妈要的。肯定在家都父母干了。”马伟说。

    “他不会打扫卫生,估计从住进来就没打扫过,东西也都随便乱放。估计他也从来没请宋阳他们到这里来作客。”刘鲜嘀咕,“那他干嘛非要租这个房呢?真想玩狡兔三窟这一招?”

    马伟比刘鲜早参加工作,说:“你想多了,我看这人就是闲的。”

    刘鲜:“什么意思?”

    马伟说,“照你说的,他在家他爹妈应该都挺疼他的吧?但这人心眼还特别小,还爱嫉妒,自己本事又不够,所以你说他住在农大寝室里,能自在吗?”

    刘鲜恍然大悟,马伟一边说一边不耽误干活:“我估计他非要在农大占个床,是怕他不住学校的话,学校里有什么事他不容易打听,有好处会漏了他。但在那边不自在怎么办呢?那就再租一个房呗,反正钱冲爹妈要就行了。”

    “真他妈不是个东西啊。”刘鲜道。

    从秦风两处住所取回去的指纹跟在521现场找到的黑塑料袋上的指纹对上了,还有黑塑料袋上的旧报纸和书,也证实是秦风住所的,一是指纹,二是日期。

    但这跟把秦风钉死在521案还是有差距的,因为当时季笙的口供是说这些书是她的。就算有秦风指纹也没用,因为不能证明黑塑料袋是“当晚”由秦风带去的。

    ——除非季笙翻供。

    刘鲜想去找季笙,特意去问那个去季笙家调查的女警,结果得知季家父母带季笙出游了!案子办到这里,就差临门一脚,能钉死秦风才能让这小子上通缉令啊,才能漫天撒网的找他啊,不然现在就发一两个协查通报还是不够的。

    刘鲜急得抓耳挠腮,居朝东让他别急,以他现在这种态度,去见了受害人也拿不回品供。

    “这可不是犯人,由着你去吓唬。你要考虑一下到时怎么跟受害人交流,怎么说服她说出实情。”

    刘鲜:“呃……这个,还是让赵姐来吧,啊。”让他去跟一个差一点被QJ的小姑娘说,让她好好出来作证,把一切都说出来……尼玛他说不出口啊!

    居朝东还是挺喜欢刘鲜的,这个案子现在说白了已经是刘鲜的案子了,完全是他一力跑下来的,眼看就要破了,特意提点他:“不要急嘛,在学校学的案例和心理学都忘了?现在不能急,你要让受害人相信你,对你没有抵触才行。”所以他当时两次见季笙,两次明知她说谎,都没有拆穿。因为他明白受害人此时的心理状况非常脆弱,人会下意识的隐瞒对自己不好的事,一味的拿大道理去灌输是没用的,在这方面只能慢慢来。万一急了,人家反口说什么都没发生,那天晚上她就是摔了一跤,怎么办?不乏这样的例子。所以现在的趋势是轻口供,重证据。

    “受害人这边是其次的,重点还是秦风。既然他没回出租屋,也没回农大,他总不能上天入地,查查他的落脚处。他一直在上学,没有工作,也没有经济来源,应该不难查。”

    秦风出事的事,宋阳他们算是都知道了。警察都来了,挨个谈话。宋阳跟刘鲜也算见过面,心里觉得这警方为了一个小小的入室盗窃都这么认真的办,真是,真是太感动了。

    老教授送走刘鲜,把宋阳叫进来,问秦风的事,连宋阳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