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章 被大师兄抓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萧墨离已经懒得跟她说什么我闭关与否与你无关了,只是用灵匙打开洞府禁制就进入到洞府中,将云卿拒之门外。

    五品洞府建在中阶灵脉的分支上,灵气浓郁远比不得昆虚副峰,但好过外界血雨尸风太多。

    左右无事,萧墨离便开始盘腿打坐,用更多的灵气去磨砺仙石,状大自身金丹。

    云卿被关在门外后,不少窥觑她美貌又畏惧她实力的男修就开始异动,一名元婴大圆满的修士上前道:“那小子修为低下不近人情,天涯何处无芳草,姑娘何苦如此折辱自己,找道侣还是修为相近的好。姑娘若是肯与我结为道侣,我保证许以姑娘正妻之位,我父亲乃蒙天国太子,要什么修炼资源没有?”

    云卿美目微微一眯道:“是吗?那可真好。”

    话音一落,围观众人未感到任何灵力波动,就见到元婴大圆满修士陡然被扇飞出城外,人群一哄而散。

    待到一个时辰后,云卿手上就拿到了萧墨离对面洞府的灵匙。

    云卿坐在洞府中,一双眼睛似乎穿过了厚厚的墙壁看到了对面的场景,喃喃道:“师兄正在打坐?已经入定两天了。”她身形一晃,就到了萧墨离洞府之中。

    令人惊奇的是,不仅洞府的外的防护法阵毫无反应,千机和烛苍也未有所察觉。

    云卿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素来的娇羞,随时含水的眼中水色如被冻结,森冷中透出血意,苍白的手指抚摸上萧墨离的脸颊,一下下将眉目勾勒,眼中血意更甚。

    云卿的手指随着鼻翼的弧度缓缓下滑,到了两瓣薄唇之间,手腕微微颤抖,眼中的血意翻涌,但终究被森冷压制,忍住了将手指伸入双唇之中的冲动。

    她有些流连地摸了摸萧墨离两瓣外唇,收回手指后舔了舔,苍白的脸上出现兴奋的红晕,身后放佛有黑气翻涌,自顾自地道:“这算是间接接吻吗?”那双带着血意的森冷眼睛,露出几分迷醉之色。

    “打坐的师兄,让我更兴奋了,”她蹲下身,一只手摸上萧墨离白皙修长的脖颈,点过微微凸起的喉结,一双眼睛落入萧墨离脖子以下的衣领中,她目光如刀,仿佛能够破碎层层衣物,看到其下的赤/裸的身躯,“好想把师兄在飞剑上做哭,再也没有一点杀戮剑修冰冷的样子,师兄会求我慢一点,然后我就会把师兄眼中的泪水一滴不剩的舔干净,更快……”

    云卿一边说着,一边收回了摩擦在萧墨离领口边缘的手指,放入嘴中舔了舔后,竟然去松开腰带,解下裙摆。

    令人惊奇的是,失去法裙的遮盖后,云卿下身竟然支起一顶女人绝不该有的高高的帐篷!

    她,不对,应该称为他,他将双手伸入裤管之中,兀自撸动,带着噬血之意的眼神在萧墨离的胸口,腰身,双腿间流连道:“师兄,你一定,一定不能爱上其他人,我现在可以强行忍耐,但我不敢保证,看到其他女人躺在你怀中,跟在你身后时,我不会将你禁锢起来,让你日日夜夜都只能看到我……”

    三个时辰之后,犹在打坐中的萧墨离丝毫不知,一股白浊喷射在了他的大腿间。

    云卿伸手摸上撒在萧墨离腿间的液体,被他抚过之处,液体也随之消失,他盯着萧墨离的腿间,舌尖舔过上唇道:“好想知道师兄的米露是什么味道,想必是甘美诱人的,真的忍不住想要偿一偿……”当云卿的手指越来越往下,将要触碰到下臀时,脸上的兴奋骤然消失不见,眼中的奇诡冰寒也如同雪崩般爆发出滔天怒意,连身后的空间都开始扭曲破碎,“欲奴符。”

    玄天国本土有仙修,有魔修,却无天仙天魔,一旦出现,必是外来者。

    欲奴符这等高阶天魔符箓,除了施符者本身是天魔外,还必须拥有王族血脉,再加上萧墨离昆虚之主唯一承认弟子的身份,云卿不需多想,就立刻明白下符之人是谁。

    少女身量骤然抽长,身上的女子衣饰也化作黑紫色的繁复冠袍,向前虚空踏出一步,整个人就从萧墨离洞府中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正在小卫星上闭关打坐的云州,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唇角有丝丝殷红血迹顺流而下,当他再一次口吐鲜血之时,身前虚空陡然扭曲。

    云卿从中踏出,冷然俯视着地上打坐的男人,“云州,星魔境云家旁系庶出,天魔榜排名第八。”

    这声音冷淡无波,可每一字仿佛蕴含着天地法则一般,整个卫星之上风云突变,黑云吞天,封锁住了空间。

    一种难以言喻的威压随之降临,暂居在卫星上的几十名魔族无论在做什么,都在这股恐怖威压之下变得匍匐在地,甚至身体下陷。

    云州擦了擦自己的唇角,不仅没有因为这股威压而有所惊惧,反而唇角勾起嘲讽的笑:“我道神魔域长老会口中的少主是谁?竟然是云擎大人。”

    对于云州是虚张声势,是有恃无恐,还是别有手段,云擎都不打算与他废话,直接道:“看在你是云家人的份上,我留你一次性命,允许你自废修为赎罪。你滚回去后转告联盟,我不管你们有何打算,只一条,不准把主意打在我的人身上。”

    “自废修为,好一个狂妄的云家嫡子。”云州双手掐诀,立刻无数妖蛟从其身后窜出,每一条都带着远古蛮荒的强横之气,张开血戾大口向云擎咬来,“难道你以为我天魔榜上的排名,是你们云家用后台手段谋取来的吗?”

    云擎眼中神色未变,身体却极速后退,虚虚躲过。

    这血蛟一出,巨大的身躯竟然彷徨了半个星球,云擎的虚空封锁亦有了一丝裂缝。

    直到此时,云擎才发现,这哪里是无数条普通血蛟,分明是远古凶物噬血魔蛟,乃是远古血魔龙与千头蛇的混种。

    这数不尽的头颅皆是来自于嗜血魔蛟,只要其本体不死,就可再生无数头颅躯干。

    云州站在一只血蛟头颅之上,姿态已没有了往常的随意慵懒,眼中有嫉妒有愤怒有嘲讽亦有一丝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醋意,冷笑道:“你的人?那凡人小剑修的滋味可真不错,我很想再多吃几回。”

    萧墨离的气息分明是处子之身,萧墨离的性格更不可能被人轻易算计,萧墨离身上的欲奴符也已经被人取出,只是残留一丝气息。

    纵使如此,面对云州的言语,云擎仍然忍不住暴怒,右手虚空一抓,一卷浅黄卷轴就被他抓在手中。

    看似毫不用力地轻轻一划,竟然讲铺天盖地翻腾而来的上万颗血蛟头颅齐齐斩断。

    “师兄何等高洁之人,岂能受你秽言。你竟敢对师兄使用欲符,坏师兄无情道,让师兄成为雌伏之人,还敢出言侮辱,你的命,今日就留下吧。”

    云擎将手中卷轴微微展开一角,便有黄道泉水奔涌直下,其内爬出无数恶鬼冤魂,仅仅是戾气就让远古凶物嗜血魔蛟的头颅生成速度为之一慢。

    顷刻之间,地狱黄泉就淹没了小行星,恶鬼冤魂将头颅啃噬,露出嗜血魔蛟的本体,云州再一次口吐甜腥。

    只是这一次吐出的却不是鲜血,而是黑血,他眼中嘲讽更甚,虚弱笑道:“无情道,好一个无情道。怪不得云擎大人你这些年来,只敢远远看着,可惜,你永远无法知道那具身体的*滋味了。”

    云州虚空一招,身前陡然出现一座大鼎,这大鼎之上传来浩淼之气,仿若巨山降临,生生堵住了黄道泉水。

    此鼎正是云州的本命法器,冥丹神鼎。

    可与此同时,云州的脸色却更加苍白,整个人竟然站立不住,颓然倒地。

    云擎将手中卷轴再展半寸,竟然有无数绿意从中冒出,顷刻间就化作远古支撑天地的建木模样,立于丹鼎之上,丹顶随之瓦解。

    云州脸上的嘲讽自在之意彻底不见,脸上第一次露出对生死的恐惧,当他终于看清云擎手中卷轴之时,不可置信道:“生死轮回卷,生死轮回卷竟然在你手中!怪不得,怪不得联盟要奉你为少主!”

    本命法宝的破碎令云州的身体也发出蓬蓬爆裂之声,健美修长的身体血肉模糊。

    空中的云擎收回卷轴,心中又诧异一闪而过,他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信,但这云家庶子能够位列天魔榜第八,不该输的如此之快。

    云擎恍然想到自己此时此人似乎正在疗伤,这玄天星上除了自己能够伤此人的便只有昆虚之主。

    可若是云州与昆虚之主发生碰撞,自己必定不会不知,若是落在昆虚之主手中,云州更活不到现在!

    虽然心中有疑惑一晃而过,但云擎出手却果断狠辣,一记手刃形成血刀凌空斩下。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