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警察来过之后,这个病区也渐渐有了流言。苏梦柳出来进去都能感觉到周围好奇和窥伺的目光。她当机立断,带季笙出院。

    目前季笙身上已经没事了,只是可能以后需要常回精神科看诊。苏梦柳和季秫商量过之后,就给关老师打了电话。

    关老师很快来了,帮季笙办出院手续。当时存的钱没有花完的全都退了回来,关老师要拿这个钱和住院账单回学校报账,不过他也跟苏梦柳说如果他们家想要这个钱,写个收条就行,以后跟学校商量好了赔偿的事,到时再用收条抵去一部分就行了。

    苏梦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直接拒绝了。他们连学都不想上了,哪里还会在乎这么一点点钱?不客气的说,接下来就是跟学校之间的事了,肯定要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的,要走法院还是怎么样都是以后的事,现在收了钱算什么?

    关老师心里发苦,连忙说:“过两天,学校的几位领导想去看看季笙同学,不知道方不方便?”

    苏梦柳不太情愿的答应了下来,知道早晚都要跟学校开诚布公的谈一次的。

    季笙要出院了,已经是六月初的酷暑天气,她却穿着长衣长裤。下面是条咖啡色工装裤,上身是一件超级宽大的白雪纺衬衣,整个人罩得严严的,苏梦柳看到后背过身去,眼眶又红了。

    这些天负责季笙的小护士听说他们要出院,特意过来帮忙提东西,回去后在护士站感叹,“那姑娘看起来特别有气质,特别漂亮,我见犹怜的感觉,真是……红颜薄命啊……”

    329病房住了一个被那什么的女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听说还是在大学出的事,还引起了护士们感叹现在大学也不安全了,这种事特别多什么的。

    进去查过房的护士也都过来说,“就是,第一次看到她我就惊呆了,那么漂亮的姑娘……”

    “你说人家是怎么长的?眉毛不是特别好,眼睛不是特别大,鼻子也不是特别高,组合在一块就是特别好看。”

    “估计是气质吧?进去好几次她都不说话,特别安静,她妈她爸给她切芒果拿牛奶,她也不说话,就往那一靠,看得我心都软了。”小护士捧心道,现在电视上网路上多少美人,可长这么大才碰上这一个,真是让女人看了都心动。

    “气质好,人长得也好,看起来家庭也不错,就是命不好……”一个年纪大点的护士叹道。

    刚才说得热热闹闹的小护士们顿时都不吭声了。

    “红颜薄命。”

    “果然是红颜薄命啊……”

    今天出院,季秫和苏梦柳都在,还有关老师的爱人赵梅萍也特意来帮忙。现在就看季家要不要追究学校的责任,真追究起来,关老师就是首当其冲,赵梅萍也是想现在多做一点,好让学生家长的怨恨少一点,到时能替关老师说两句好话。

    下车时,季笙就捧着仙人球,她倒是想提点东西,可那三个大人宁可自己两手都提满,却一个都不肯给她。她只好拿着钥匙先上去开门,结果在楼下刚才碰到了邻居阿姨。

    “哟,笙笙,你这个时间怎么不上学啊?”

    季笙一下子就卡壳了。在学校能说奶奶病危,可这十几年的邻居就没法这么说了,人家知道她奶奶早就没了的。

    幸好这阿姨问这一句也没打算让她答,而是抓住她的手左右上下的打量,“越长越漂亮了啊!你妈怎么生的你啊!怪了怪了!”

    季笙想着这几天妈妈一直说她瘦了,就说:“是我瘦了吧?”

    阿姨啧啧,这时苏梦柳他们也过来了。苏梦柳一看闺女被人拉住了,就替闺女解围:“笙笙,你说要去开门的,快去!”

    季笙答应一声赶紧跑上楼了,听到身后那个阿姨还在跟苏梦柳说:“你们这是去走亲戚了?对了,苏梦柳,以前没发现笙笙这么漂亮啊!她去年还不是这样啊,这孩子长得晚?现在才长开?”

    苏梦柳拿这种人没办法,陪着说了半天闲话才脱身出来,季秫和赵梅萍都已经上去了。她走到一半,季笙出来接她,去接她手里的提袋。

    “去歇着,喝口水。”就剩两步了,苏梦柳就让她接过去了。

    “我都躺了好几天了,没事。”季笙提着东西进去,季秫在客厅里招待赵梅萍,她想躲开,怕赵梅萍拉着她说话。

    现在她还没办法面对曾经见过她当时模样的人,这让她开始考虑妈妈和爸爸说过的休学。

    赵梅萍没有久留,她道:“你们收拾吧,我回头再来看笙笙。”

    苏梦柳把季笙叫出来送客,几人一齐走到大门口,赵梅萍一直拉着季笙的手,跟她说:“好好在家休息,别的事都先不要想。这件事不是你的错。”

    季笙的心重重的颤动了一下。

    ——她不能克制自己不去想:是不是因为她做错了什么才会遇到这种事?

    如果她在校门口见到秦风后拒绝他送她回寝室呢?如果他们没有走那条人迹罕至的林荫路呢?只要当时她有一个不同的选择,那一切可能都不会发生。

    她一遍遍的去回忆,当时秦风要送她回寝室,她是不好意思拒绝,因为他是宋阳的熟人,又是特意替宋阳来给她送书。

    ——可是为什么要不好意思拒绝呢?如果重来一次,她肯定会拒绝的。感觉不好的事就要拒绝,这是对自己负责啊。

    而那条林荫路,或许她觉得自己更熟悉那条路,或者因为这是她的学校,所以她觉得不用太担心。可事实证明哪怕是在自己熟悉的学校,最熟悉的地方,坏人想伤害她的时候也是轻而易举的。是她太低估了坏人能有多坏,而她在面对坏人时是无能为力的。

    现在事情变成这样,甚至还添上了一条人命……

    这个代价太大了。

    现在人人都把她当成受害者,可季笙在无人时却忍不住的想,一个人死了……

    比起被秦风施暴,更让她接受不了的是死了一个人的事。精神科的医生的诊断还有父母的担忧她都知道,但她不敢说出实情,不敢说当时还死了一个人。在警察来的时候,她几次张嘴都不敢吐实。

    ——如果被发现秦风死了的话,会被说成是她的错吗?她会被人告吗?

    ——如果他们发现秦风的尸体以远超他死亡时间的速度被植物吃掉,他们会发现寄生草的事吗?

    最后她还是没说。她说不出口。等警察走后,她既害怕,又松了一口气。这样等秦风的尸体被发现,可能就不会有人会跟她联想到一起了。

    ——可她的心底深处永远都会埋藏着这个秘密。

    送走赵梅萍后回到家里,季笙变得更沉默了。苏梦柳看了一会儿,把她推到她的卧室说:“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吧。我之前在医院一直没空收拾。”

    把季笙的行李从学校拿回来后就一直堆在她的房间里。看到季笙不发一语的默默收拾行李,苏梦柳偷看了一会儿才放下心,季秫也点头说:“让她有点事做,别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

    季笙把手机和笔记本都放在桌上插上电源充电,不一会儿手机滴哩哩响了,她一滑开,姚东海的抱怨声就传来了:“啊啊啊你好幸福啊!我们又要开大会了!”

    G大现在正在开展安全教育,请G大派出所的小女警给全校学生做报告,报告分两个方向,第一是念几个案例,当然全都隐去姓名来历时间,就说某地有某几个女生夜归在小巷子里被人抢劫强|奸,或某地某大学有人深夜摸进女生寝室强|奸、猥|亵,最后发现竟然是隔壁寝室的男生。底下嘻嘻哈哈,议论的声浪一波接一波。

    老师们不是坐在上头听,就是在大礼堂里巡逻,让学生们注意听,回头还要写心得体会!

    姚东海在偷偷刷手机,贝露佳坐她身边,跟旁边的人小声聊天。

    “咱们学校林荫路那片好像给封了,我上次从那边过看到拉黄条了。你说是不是咱们学校出事了啊?”一个女生说。

    贝露佳:“能是什么事啊?进小偷了?”

    女生摇头,声音压得更低,“进小偷那也是宿舍或办公楼啊,哎我听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